助听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English
听力康复课堂-自然之声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听力康复课堂>>科学选配助听器>>详情页

超大功率助听器到底能帮您多少

文章来源:Demant培训部 Demant听力在线   文章发布时间:2021-07-07   浏览人数:179

前言:言语识别能力差是听力损失常见的负面后果之一,重度听力损失的人比轻度听力损失的人程度更严重。这种程度的听力损失通常导致较差的时间和频谱分辨率,动态范围变窄,和异常的响度增长(Sockalingam等,2011)。

这些问题因人而异,提供较好的助听器放大效果相当关键,但可能更具挑战性。例如,他们可能比听力损失较轻的人需要更多的增益,但他们对声音非常敏感,很容易感到不适。

即使在安静的环境下,他们也可能无法获得良好的言语理解。因此,重度到极重度的人所能获得的助听器技术的好处取决于个体残余听力质量。

据我们所知,只有很少的研究关注助听器技术对重度听力损失患者的益处。本研究旨在调查Xceed和360°开放声音领航系统™(OSN)是否可以为该用户组找到脑聆听的好处。

实验设置

本次实验在位于瑞典的厄勒布鲁大学医院中进行。18名参与者(平均年龄45.6岁,28 - 70岁)纳入分析。他们是呈对称性的重度至重度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平均PTA 84.0 dB HL,范围70 ~ >100 dB HL,并经常使用助听器。他们的母语是瑞典语,视力正常或矫正至正常,没有任何可能影响瞳孔扩张反应的眼疾,如糖尿病等,认知功能筛查为正常。

实验设置在本研究的所有测试中都是相同的。参与者坐在录音间的中间,目标句子是瑞典噪音听力测试(HINT;Hällgren等,2006),从前方播放。在所有的测试中,背景噪音都是4个扬声器发出的,固定在67 dB A。

实验设置

分析了两个测试条件:Xceed中的OSN 开启(听觉聚焦程度设置为高)和OSN 关闭。在记忆测试中,分析了另一种使用降噪效果较好的Dynamo助听器的测试情况。

实验管理及结果

噪声下言语感知

在每个测试条件下,都得到了言语识别阈值(SRT),该阈值定义为噪声环境下达到80%言语识别所需的信噪比(SNR)。信噪比越高,言语识别性能越差。

结果:OSN 开启(7.9 dB SNR)的SRT(中位数)显著好于OSN 关闭 (9.4 dB SNR), t(17) =0.19, p < 0.01,基于SII估计,当OSN被激活时,SRT的显著提高相当于增加了高达10%的言语信息。当我们仔细观察单个数据时,言语识别性能有很大的变化。这一观察结果可能与他们的残余听力质量有关,尽管他们有相同程度的听力损失。

聆听精力损耗

在言语识别过程中,对聆听精力损耗进行了主观和客观的测量。在主观测试中,参与者被要求在1到10的范围内对自我感知的努力程度进行打分。对于客观测量,使用瞳孔实验室开发的头戴式眼动仪记录在每一个测试条件下的瞳孔扩张反应,在任务中瞳孔变小意味着更少的努力。

结果:统计分析表明,OSN 开启组的主观努力评分低于OSN 关闭组,F(1,10) = 3.4, p < 0.01。这相当于使用OSN减少了高达10%的可感知聆听精力损耗。客观测量结果初步分析显示,OSN 开启 (0.037 mm)与OSN 关闭 (0.053 mm)相比,参与者的瞳孔平均扩张较小。

记忆测试

听完每个句子后单词,和听7个句子组成的列表后,不论顺序,尽可能多地回忆列表中的最后一个单词。

结果:Xceed与OSN 开启与降噪效果较好的Dynamo相比,短期记忆改善了15%。较好的短期记忆回忆被认为与更快速的言语感知和更容易将听到的语音编码到工作记忆中进一步处理有关(Ng et.al,2013),这可能与Xceed对目标言语的更清晰的感知表征有关。长期记忆无显著差异。

结论

言语处理是由一系列复杂的心理过程组成的,对听力损失的人来说尤其成问题。

由于听力损失的严重性和残存听力的质量,聆听对重度到极重度听力损失的人来说仍然是一项挑战。他们通常需要仔细聆听,并使用其他线索,如读唇语和之前的语境和语言知识来补充言语输入。

言语识别测试显示,通过允许听者处理相对较多的噪声,OSN噪声中言语的性能显著提高。在此基础上,OSN在一定的信噪比范围内提供额外的言语信息,可能更清晰地表示了噪声中的言语信号。言语可以被更容易且有效地感知并转移到工作记忆,进一步改善短期记忆、促进了言语的认知加工,以此降低聆听精力损耗。

参考文献

1.Alhanbali, S., Dawes, P., Lloyd, S., & Munro, K. J. (2017). Self-reported listening-related effort and fatigue in hearing-impaired adults. Ear and Hearing, 38(1), e39-e48.

2.Borland, E., Nägga, K., Nilsson, P. M., Minthon, L., Nilsson, E. D., & Palmqvist, S. (2017). The 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normative data from a large swedish population-based cohort. 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59(3), 893-901.

3.Hornsby, B. W. (2004). The Speech Intelligibility Index: What is it and what’s it good for?. The Hearing Journal, 57(10), 10-17.

4.Hällgren, M., Larsby, B., & Arlinger, S. (2006). A Swedish version of the Hearing In Noise Test (HINT) for measurement of speech recognition: Una versión sueca de la Prueba de Audición en Ruido (HINT) para evaluar el reconocimiento del lenguaj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45(4), 227-237.

5.Ng, E. H. N., Rudner, M., Lunner, T., Pedersen, M. S., & Rönnberg, J. (2013). Effects of noise and working memory capacity on memory processing of speech for hearing-aid use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52(7), 433-441

6.Ng, E. H. N., Rudner, M., Lunner, T., & Rönnberg, J. (2015). Noise reduction improves memory for target language speech in competing native but not foreign language speech. Ear and Hearing, 36(1), 82-91.

7.Sockalingam, R., Lundh, P., & Schum, D. J. (2011). Severe to profound hearing loss: What do we know and how do we manage it? Hearing Review, 18(1), 30-33.

 

热线电话:400-700-8595